| 首页 |
  • 2009-07-19

    《希腊的回声》节选(一)——导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ipx-logs/42607594.html

    导言

     

      四世纪的雅典被完全遮蔽在五世纪[1]的 雅典的阴影中,很少有人对它进行研究。任何一部古希腊简史,通常都会结束于公元前404年——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败的那年。在此之后,人们只会提到 一些其重要性不容忽略的人物——德摩斯梯尼、马其顿国王腓力以及亚历山大大帝——但没有谁觉得有必要去详述他们生活的时代。因为人们对希腊的真正兴趣终止 于斯巴达对雅典的胜利。在那之后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则仿佛生活在一个没有时间、也没有当地居民的哲学世界里,他们被视为智识的巨人,却很少被当成希腊 人。

      然而,他们的世纪——四世纪——有一种特殊的权利要求我们抛开它的那些伟大人物而去关注它本身,因为它是希腊之终结的序曲,希腊之终结,不仅仅 是她的辉煌的终结,也是她的生命的历史性终结。但希腊的天才们没有停止,他们在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的方向。科学和数学在希腊的殖民地和其他外国城市继续取得 胜利——那些外国城市住满了希腊人,亚历山大曾带领他们离家远征,但没有人再返回希腊,返回雅典。没有哪个伟大的名字能填补这段历史的空白。

      四世纪是一场世界悲剧的引子,是创造性力量在希腊消失的前奏。随着它的落幕,接踵而来的是希腊艺术和哲学的终结,而正是那些艺术和哲学,让雅典 的短短几个世纪,对西方而言比很多国家的很多时代都更可贵。这一终结对世界造成的损失无可弥补,招致这一损失的那一百年有着独一无二的重要性。

      接下来的那个世纪,雅典退出了历史。两个著名的学派创立起来:斯多葛学派和伊壁鸠鲁学派。普鲁塔克出现之前,它们是燃烧在希腊、启迪希腊天才的最后的火焰。普鲁塔克在希腊的出现是在三百多年后,那时,古代世界正在走向消亡。

      在普鲁塔克卷帙浩繁的著述中,大量作品流传下来。他的《名人传》赋予我们丰富的历史财富,不仅如此,通过他的著述,我们还可以重建他个人以及与 他交往的人的生活史,我们对其他任何希腊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我们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个人生活几乎一无所知(但愿我们也重建他们的个人历史)。值得庆 幸的是,普鲁塔克在本质上完全是希腊人,因此他能帮助我们去理解生活在四世纪的众多雅典伟人。通过普鲁塔克,我们对所有的希腊人都有了更好的理解,无论是 柏拉图还是米南德。

      通过他,希腊精神获得了短暂的复兴,这次复兴的最后代表人物是分别是伟大的斯多葛主义者爱比克泰德和伟大的伊壁鸠鲁主义者马可•奥勒留。他们一 个是奴隶,一个是罗马皇帝。尽管前者在罗马长大,而后者在罗马出生、在罗马长大,但他们都用希腊语写作。人们对这一现象的通常解释是,希腊语在当时的罗马 人之间很流行。但潮流对他们两人的决定应该没有影响。他们用希腊语写作是因为他们想要表达希腊思想,而且他们是最后两个这样做的人。基督教的希腊教父们陷 入了教理之争,这种争论完全背离了希腊的思考方式。黑暗时期的阴影已经开始笼罩他们,他们分不清主次。他们无法掌握希腊的思考方式。在早期教会的众多领袖 中,只有圣奥古斯丁努力接近过它。希腊的思考方式随着奥古斯丁的死而消亡,在接下来的几百年的时间里销声匿迹。因此,希腊思想完全没有参与西方世界在那几 百年中的最重要的历史进程——教会的势力不断壮大,一直登上权力的顶峰。在那几百年里,罗马精神主宰一切,苏格拉底、柏拉图和普鲁塔克的精神在那里没有位 置。教理之争带来的仇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误导着基督教精神,这种仇恨对于苏格拉底、柏拉图和普鲁塔克而言一定是无法想象的。

      教派间的仇恨,其根源是想要对人的思想和精神实行专制统治。这一定会让苏格拉底等人感到可怕和厌恶。他们和所有希腊人一样,认为自由对人而言是 最重要的。希腊人取得的一切成就的基础,是他们拥有的信条:只有当人是自由的——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思想和精神——而且只有当每个人都懂得限制自己 的自由时,人类的幸福才有可能。只有通过自由个体的自我主宰和自我控制,才会产生好的国家、优秀的艺术作品和卓越的思想。

     

    (作者:依迪丝·汉密尔顿  翻译:Gaspar

    注释

    [1] 这里的四世纪和五世纪指的分别是公元前四世纪和公元前五世纪,下同。
    分享到: